中国农业技术转移项目,中国农业发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是小农经营为主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谢文婷】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于9月4日在北京落下帷幕。在未来的中非合作中,产业发展是重要一环,其中农业和粮食安全被置于关键位置。《环球时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在非洲的坦桑尼亚,有数十位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学者参与的合作项目已经在如火如荼开展。

“中国不仅是国际发展合作中新的财务和资金提供者,更是一种发展经验和发展方案的提供者。在西方国家,都是以大规模商业化和机械化操作为主,没有针对非洲小农的生产经验和技术体系,而中国在这方面是有的。中国农业发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是小农经营为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唐丽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近些年来,中国在致力于自身消除贫困、走出特色减贫道路的同时,积极展开南南合作,支持和帮助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各国消除贫困,共同建设一个没有贫困、共同发展的命运共同体。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宣布“减贫惠民”“农业现代化”等中非合作计划,再次强调要同非洲分享农业发展经验、转让农业适用技术、增加当地农民收入。伴随着多个减贫项目的实施、大批中国农业专家的派出及中非农业科研机构的深入合作,一个个非洲小村庄正悄悄发生改变。本期“聚焦”带您走进坦桑尼亚的小村庄,看看中国援非减贫项目给当地带来了什么变化。

  “中国不仅是国际发展合作中新的财务和资金提供者,更是一种发展经验和发展方案的提供者。在西方国家,都是以大规模商业化和机械化操作为主,没有针对非洲小农的生产经验和技术体系,而中国在这方面是有的。中国农业发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是小农经营为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唐丽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于9月4日在北京落下帷幕。在未来的中非合作中,产业发展是重要一环,其中农业和粮食安全被置于关键位置。《环球时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在非洲的坦桑尼亚,有数十位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学者参与的合作项目已经在如火如荼开展。

7月的坦桑尼亚,气候温和。佩雅佩雅村又迎来了一个玉米丰收年。地里的玉米已经收获完成,村民们都在忙着晾晒、脱粒、装袋。村农业技术推广员介绍说,自从学习了中国的生产技术,村民的生产热情大大提高,玉米产量也比以前增加了不少,每年都有邻村的农民来参观学习。

  据唐丽霞介绍,中国农业大学在坦桑尼亚莫罗戈罗省的两个村落开展农业项目,帮助当地农民在不大幅增加额外开支的情况下,提高生产效率,从而提高土地的单位粮食产量。该省是坦桑尼亚粮食尤其是玉米主产区。

据唐丽霞介绍,中国农业大学在坦桑尼亚莫罗戈罗省的两个村落开展农业项目,帮助当地农民在不大幅增加额外开支的情况下,提高生产效率,从而提高土地的单位粮食产量。该省是坦桑尼亚粮食尤其是玉米主产区。

一个非洲小村庄的农民如何掌握了中国的生产技术并吸引邻村农民来参观学习呢?这正是“中国农业技术转移项目”给当地带来的新变化。

  中国农业大学南南农业合作学院院长李小云是整个项目的发起人和执行者,也是团队负责人。他表示,非洲农业潜力巨大,可以养活世界,非洲的土地、气候及水资源丰富,需要做的是改善生产方式,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入。

中国农业大学南南农业合作学院院长李小云是整个项目的发起人和执行者,也是团队负责人。他表示,非洲农业潜力巨大,可以养活世界,非洲的土地、气候及水资源丰富,需要做的是改善生产方式,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入。

2011年,中国国际扶贫中心依托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在坦桑尼亚开展中国农业技术的试验示范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示范中国村级减贫基本经验,形成与坦桑尼亚乃至非洲共享中国减贫经验的实践案例。李小云教授及其团队负责项目的规划设计与实施,中农发集团在坦桑尼亚的剑麻农场为项目实施提供支持,原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副主任郑文凯以及中国国际扶贫中心的领导都曾多次对项目进行视察和指导。

  中方团队提供的培训涵盖整个生产环节,包括田间管理、整地、播种、间苗等。相关项目从2011年开始实施,起初并不顺利,因为要改变当地人靠天吃饭、种下去就不管的思路,难度很大。“最初,当地农户很不信任(我们),他们习惯了把种子撒在地上,有得收就收。最初推广项目时说希望有多少多少示范户参与,但没人愿意在自己的土地上做”,唐丽霞说。

中方团队提供的培训涵盖整个生产环节,包括田间管理、整地、播种、间苗等。相关项目从2011年开始实施,起初并不顺利,因为要改变当地人靠天吃饭、种下去就不管的思路,难度很大。“最初,当地农户很不信任,他们习惯了把种子撒在地上,有得收就收。最初推广项目时说希望有多少多少示范户参与,但没人愿意在自己的土地上做”,唐丽霞说。

目前,该项目已经在坦桑尼亚莫罗戈罗省的佩雅佩雅村和瓦辛巴村进行了试验示范和技术推广,取得了显着成效。

  后来团队没有办法,只好跟村里的人商量让村子集体拿出一块地,邀请10多户村民代表代为管理,按照中方提供的种植方式,收成归这些农户。因为不是在自己的耕地上耕种,即便失败他们也没有损失。结果,第一年获得成果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新方法。

后来团队没有办法,只好跟村里的人商量让村子集体拿出一块地,邀请10多户村民代表代为管理,按照中方提供的种植方式,收成归这些农户。因为不是在自己的耕地上耕种,即便失败他们也没有损失。结果,第一年获得成果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新方法。

“中国的技术很好,很适合我们,我们知道如何种玉米了。”

相关文章